最长一枪 真·三国无双 小小的愿望 哪吒之魔童降世 上海堡垒 鼠胆英雄 烈火英雄
她房间里的云在线观看和下载

她房间里的云 (2020)

  • 别名:The Cloud in Her Room
  • 豆瓣评分:  6
  • 导演: 郑陆心源
  • 演员: 金晶 / 陈轴 / 刘丹 / 马提亚斯·德尔甫 / 梁翠珊 / 吴伟 / 黄丽丽 / 董康宁 / 叶鸿鸣 / 王睿雯
  • 类型:剧情
  • 语言: 汉语普通话
  • 地区: 中国大陆 / 中国香港
  • 上映时间: 2020-01-28(鹿特丹国际电影节)
  • 片长: 101分钟
  • 资源状态: 可播放 可下载
  • 更新时间: 01-15 15:24

播放资源

【温馨提示】选择并点击进行播放

《她房间里的云》下载资源

《她房间里的云》相关推荐

看完整榜单>>

《她房间里的云》剧情内容介绍

《她房间里的云》在线观看和下载

剧情内容介绍

她房间里的云又名The Cloud in Her Room

冬日,北方求学的女***赵**回杭州过春节。父亲组建了新的家庭,同父异母的妹妹刚上小学一年级。母亲交往着一个日本男友,爱得像个少年。一次送妹妹上学,赵**偶遇另一位家长。他像极了一位故友,赵**一时恍惚。那段曾经无法定义的关系,如今依旧如幻觉般存在。恰逢现任男友来杭探望,忽然间,赵**在这个熟悉、陌生、不断变迁中的故乡里游荡,寻找自处的方式。新一年很快又要开始了,一切又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发布于2020年。由郑陆心源执导,并且由编剧郑陆心源携幕后团队创作。集众多位金晶、陈轴、刘丹、马提亚斯·德尔甫、梁翠珊、吴伟、黄丽丽、董康宁、叶鸿鸣、王睿雯等著名实力派明星加盟。并于2020-01-28(鹿特丹国际电影节)公映的电影。

她房间里的云获奖情况

第49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老虎奖。

第44届香港国际电影节:新秀电影竞赛 火鸟电影大奖(华语)。

第3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发展中电影计划·添翼计划荣誉。

《她房间里的云》评价

..
冷水浴缸 2021-05-31

没什么灵气,或者说是灵动,演员太木了,所以大概也只能止步鹿特丹。因为看过更有灵气的《深空》,不管是人物对白,还是**戏,那才是耳目一新(不好意思拉踩了

..
csh 2021-01-29

她房间里的云的成分是***、焦油和其余数千种化学物质,大家抽的烟实在是太多了。

..
陀螺凡达可 2021-01-29

2020华语最佳?影像直觉这个东西如果真的具备的话,是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为作品赋予力量,学习再多技巧都换不来的。

..
四弦褶子兔 2020-12-04

如果我想要给一部电影好评的原因是我看到了一些我过于熟悉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实际上并不来自电影本身,那么我就必须更加警惕才行。当我对自己说:“嘿,我曾站在此处”,当我的意识又闯入了同样吹过我的那阵风的时候,我很可能已经不是在看电影。

..
我看到了 2020-10-31

女主抽烟 女主抽完女主**抽 **抽完她男朋友抽 她和她男朋友一起抽 她和认识的酒吧老板一起抽 她再和**一起抽 重复几次之后电影结束

..
飞檐 2020-07-16

她大概懂得杭州雨季潮湿氤氲的水汽和城市发生的纠缠不清**感。女主的孤独和桀骜在于她无法在任何一个人身边停留,女主母亲在同样的境遇里却更自洽。她们之间形成传递式的关系对照。是很喜欢的母题,但意象略有些琐碎。

..
泥巴 2020-02-19

在平遥看的片段,既**且个人。赞叹

..
***黎明 2020-02-01

#iffr2020#配得上金虎奖的惊艳之作。虽然是数码黑白影像但充满粗粒,让人想起布拉塞和森山大道的城市速写,有着真诚且直接的野性。几处亮点:插入的伪纪录片段落,过曝抖动虚焦反转片等黑白影像实验,对影像有着一流的掌控。但最重要的是它成功地在当下的**塑造了一个余虹一样的角色,可能所有城市亚*都能在其中找到共鸣,这是我看到第一部真正描绘我们这代人的电影。坏消息是国内的朋友肯定是不可能看到目前这个版本的…但是结束之后顺了海报和一堆纪念品,剧组的大家都很可爱:P

..
白月 2020-01-30

女主角作为一个非职业演员表现得太棒了,让我想起许多张***文青的脸。

..
Dear deer 2020-01-30

@IFFR 又是一部为电影节而创作的拿腔作调的电影,电影简介写得比电影好,导演在电影外的解释也比电影本身精彩。中国新生代创作者总是想拥有娄烨一般潮湿深沉的微妙情感,又想模仿毕赣那样诗意的梦呓,但并没有文本本身的丰富厚度。电影用了手机拍摄和负片处理的多样化介质还是不错的尝试,但情绪总是在自我沉溺中不能自拔,沉浸于虚无痛苦并无客观审视,在空间上又充满对于故乡异化的文艺建构,失去了那种亲切自然的凝视,场景总是被不知所谓的沉默、莫名奇妙的床戏和一根接一根的烟给消磨地不知所谓。